详细内容

“丰县八孩女子”事件调查警示:不能再漠视心理健康了

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关于“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引起了网上的热议,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思。



这个调查处理通报,应该说是比较客观公正地通报了处事,不仅对丰县县委书记、县长、宣传部长等17名官员,因违反工作纪律,工作不负责任,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维护群众正当权利和利益不力,在精神障碍患者救治救助、计划生育管理等工作中失职失责,和未认真组织核查事实,批准发布信息不实的情况通报,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而被问责。



此次事件,给很多人敲响了警钟,有些学者建议:应该在全国开展拐卖妇女案件清查行动,重点清查穷困边远山区。



其实,此次事件,带给人的反思还有很多......



事发后,丰县第一份通报草率发布“不存在拐卖行为”,引发舆情持续发酵,因为从报道披露出来的消息中,却存在着重大拐卖的嫌疑,如“桑某某称,当年她是受小花梅母亲所托,带小花梅到江苏治病并找个好人家嫁了,两人从云南省昆明市乘火车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这太不合常理了,太不可思议了。在正常人的思维中,存在着极大的被拐卖的怀疑!不可能把一个人的家人搞丢了,连给别人家人告知一下都不会的......



幸亏,这次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作了更细致的调查,才把这起严重损害政府公信力的行为,有了一定的纠正。



只要有一个环节负责,八孩女子的问题就可能得到制止和纠正。徐州市纪委书记李文飙沉重地对记者说。



对农村特殊群体缺乏保护和关爱的现象见惯不怪、麻木不仁丰县县委和县政府在反思中表示。



事发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政府都进行了认真的检讨反思,认识到在妇女儿童权益保障、特殊群体救助关爱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和短板。针对此次暴露出的问题,近期,江苏省还将统一部署,开展侵害妇女儿童、精神障碍患者、残疾人等群体权益问题专项排查整治。



我觉得,此起事件不仅是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各级政府需要反思,我觉得我们社会上的每个人和各级政府都应该深入反思。要探讨的角度很多,不同领域的人会有不同的关注点。



本文,我主要想站在心理学的角度,来反思探讨一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



一、调查组的披露,揭示了事件的另一个真相



此前,丰县联合调查组1月30日曾经通报:2021年6月以来,杨某侠病情加重,在发病期间,经常摔打东西、殴打家中老人和孩子。为防止杨某侠犯病时伤人,董某民暂时使用锁链约束其行为,精神状态稳定后便将锁链拿下。



我们从通报中看到的关于董某民等人涉嫌犯罪的情况,可以得知:



董某民已经从2022年1月31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拘禁罪立案侦查。后于2022年2月18日,公安机关变更为涉嫌虐待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月22日,丰县人民检察院也是以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涉嫌虐待罪依法对董某民批准逮捕。



事实证明,2017年以来,董某民在杨某侠发病时对其实施布条绳索捆绑、铁链锁脖,有病不送医治疗等虐待行为。



2022年1月30日,经徐州市医疗专家会诊,诊断杨某侠患有精神分裂症。



2月19日,经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结论为杨某侠患精神分裂症,受目前精神状态影响,难以正常接触交流......



由此可知,调查组的披露,揭示了事件的另一个真相,就是杨某侠(小花梅)真的患有精神分裂症。



二、面对无人道的虐待,为什么村民和亲属那么麻木呢?



此案不仅是人们在面对被拐卖妇女案的冷漠,在面对董某民对杨某侠(小花梅)精神分裂症发病期间,用布条绳索捆绑、铁链锁脖,有病不送医治疗等虐待行为,同样表现出了麻木和冷漠。



我觉得这除了法治意识淡漠以外,也和我们中国对精神卫生类心理疾病和精神障碍的科普欠缺和重视有关。



一般人,不知道如何应对家中的精神类疾病的人。



很多人,不但不知道如何应对精神障碍的病人,甚至,对家中有这种精神障碍的病人羞于启齿,也不知道应该寻求政府的救助。



精神分裂症是不治之症吗?



非也,精神分裂症作为一种重性精神疾病,如果在发病的初期,就到精神心理科接受妥当的、系统化的、抗精神病药物干预治疗,是有一定的治愈率的,甚至可能达到临床控制的。如果在早期治疗不得当,或者说不规律的治疗,病情反复多次发作,是需要终生维持治疗的。但无论如何,不至于惨到用铁锁链锁住的地步......



不仅是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焦虑症......诸多的精神、心理类疾病,都被中国人所漠视,没有得到应有的救治。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团队,对国内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及精神卫生服务利用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探讨,2021年9月21日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The Lancet Psychiatry)。研究通过收集28140位具有抑郁障碍症状者的相关各维度功能损害的评估结果,分析发现:



抑郁障碍的卫生服务利用率低,获得充分治疗率很低。1007名近12个月内存在抑郁障碍的受访者中,只有84人(9.5%)接受过精神心理专科治疗、综合科室治疗、人类社会服务(如院外宗教人士、社工等提供的干预)、补充与替代治疗(CAM)中的至少一种。仅12人(0.5%)得到了充分治疗。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团队还发现:抑郁障碍在中国的分布特征为女性患病率高于男性,失业者高于就业者,分居、丧偶或离婚者高于已婚或同居者,多数患者存在社会功能障碍,治疗率低。



所以,杨某侠(小花梅)被漠视,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我们再来看看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关于杨某侠(小花梅)精神与身体状况的通报:



据董某民供述和多名村民反映:



1、1998年6月,杨某侠刚到董家时生活基本能够自理,能与人交流,只是有时存在痴笑、目光呆滞等表现。



2、杨某侠的意识也还是比较清醒的。如她曾告诉董某民她老家在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后来调查组也确实据此找到了她的老家。



3、据董某港(杨某侠长子)反映,小时候母亲有时还接送自己上下学。



也就是说杨某侠(小花梅)当初的精神障碍并不算太严重,但是错失了就治时间,在2012年杨某侠生育第三子后,精神障碍症状逐渐加重。



当初,杨某侠(小花梅)的精神障碍如果得到重视和医治,肯定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悲惨的状况。



三、精神疾病科普应该受到高度重视



关于精神类疾病的关注方面,在卫生计生委牵头编制、报请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国办发〔2015〕44号)中明确要求:



“各地要充分发挥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作用,广泛宣传‘精神疾病可防可治,心理问题及早求助,关心不歧视,身心同健康’等精神卫生核心知识,以及患者战胜疾病、回归社会的典型事例,引导公众正确认识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正确对待精神障碍患者”、



“各级卫生计生部门要组织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多种形式的精神卫生知识宣传,增进公众对精神卫生知识的了解,提高自我心理调适能力。”



世界精神卫生日(10月10日),卫生计生委自2000年起,每年都会制作发布宣传材料,举办现场宣传活动,广泛开展精神卫生宣传教育。



由此可以看到,精神类疾病的关注,已经慢慢引起了关注。



但是,对精神类疾病的投入的科普宣传还是很不够,还是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有一个网友说的话很让人深思,他说:



“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天天打我,能有一天不打我,我就高兴万分。长大我才知道,我妈那时因工作压力,和生活窝心,患有严重的躁郁症。结果当时很多人说我妈要强,要体量妈妈,要孝敬妈妈,不准跟我妈对着干,不然就是是不孝!那明明就是她的可以治愈的病,却非得让家人承受!搞得我小时候极端抑郁,中学非常自卑。”



是的,这种精神类的疾病,如果漠视的话,就象“踢猫效应”一样,会让负面情绪在整个世间泛滥,还会引起重大的负面效果。



如对那个网友来说,那种原生家庭的创伤,不仅会造成他小时候的极端抑郁,中学时期的非常自卑。而且会压抑进他的潜意识,会造成他一辈子的伤害,甚至可能会造成他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在社会上对别人造成伤害。



有些学生在学校里会遭受到莫名其妙的“校园暴力”,甚至有人报复社会,在幼儿园伤人,制造公共场所的暴力事件,这不能不说,都和我们整个社会对心理问题的漠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除了科普以外,还应从政策上加大对贫困精神障碍患者医疗救助支持力度。



四、心理咨询行业有待加强和重视



对于很多有些心理问题的人,一提到精神病医院,总是很恐惧。



但是社会上的心理咨询服务行业,以其亲和的面貌出现,则更容易受到来访者的接受。



可惜的是,在中国心理咨询服务行业还是处于初步兴起的状态,整个行业的发展并不算太好。



很多人都没法全职从事该工作,因为该行业的收入比较难于维持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日常家庭开支(当然,我说的不是那些心理学界的大咖,我说的是一般的从业者)。所以很多从事心理咨询师的朋友,往往是出于对行业的热爱,和对世人的关爱。因为很少有人,愿意拿着低收入,去倾听另一个人内心阴霾的东西。况且,人的心理和意识是世间最复杂的东西,需要终身学习,而且学习的成本都是很大的。



有人说:咨询师的成长是很难的,不但包括理论学习、个人成长、督导以及经验的积累。还不是每个人去学习都能学得出来的,还要靠天赋。就是学习所需要付出的金钱和时间,是需要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才能负担得起的。在国外,一些机构有一套完整的贷款借款机制,但就算如此,许多刚出道的专业咨询师也会债台高筑。而对于学生来说,除非家里具备足够的经济来源,否则单凭热情与爱心,要走通这条道路也是很难的。



《女心理师》电视剧的热播,给人第一次揭示了心理咨询师的生活,对推动人们关注心理健康,了解心理咨询师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好消息也在不断传来:



据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一项研究,在心理咨询和治疗方面每投入1美元,可以在恢复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得到4美元的回报。甚至会让有些准备自杀的人,放弃自杀的念头,这产生的收益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因为对心理卫生重视产生的投入产出比,会产生利益的驱动,和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中国的心理咨询、精神疾病治疗行业一定会迎来一个春天。



用一句天下苦心理问题久矣来形容心理健康行业一点不为过,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心理服务市场尚未成型,说明其发展尚具有很大的潜力。



20213月以来,精神心理健康行业内共有14家企业完成17笔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超10亿元,有些企业单笔融资金额均超亿元,一反行业以往比较低迷的状态。



不管怎么说,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还需要广大国人对待心理问题的重视,要理解那些患有心理问题的人,不是矫情,要知道他们真的很痛苦,不是故意纠结的,也不是没事儿找事儿,更不是吃饱了撑的。要引导他们不要“讳疾忌医”,要尽早去寻求心理咨询师或精神科医生的帮助。



精神病人和有心理障碍的人,要和其他疾病一样,也应该得到大家的关爱帮助,而且精神病人往往丧失劳动能力使家庭致贫,更需要大家的关爱,以免丰县八孩女子再次发生。


CALL US
18000223228

EMAIL
jjdaxing@vip.qq.com

QQ
601146828

ADRESSES

九江市庐山路145号幢北601室